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焦點

【西農奮斗者】(22)“一麥相承”為蒼生(7)

  滋蘭樹惠  學子灼華

  “巍巍乎高崗,巍巍乎高崗,

  乃在后稷公劉文武周公之故鄉。

  昔以農業開基者,

  今以農業充實我民生與國防。

  膴膴周原兮辟作農場,

  皚皚太白兮賜我以博厚潔白之光,

  莘莘學子兮不斷地光大與發揚,

  使立博app之精神永為全民族之太倉。”

  這首誕生于1939年的校歌,唱出了學校所在地后稷教民稼穡的歷史淵源和“農為國基”的文明歷史和全體師生報效國家的豪情壯志。

  歷史的長河奔騰向前,彈指一揮間,巍峨的鳳崗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國之精英,他們在國家建設的各條戰線創造了非凡的業績。

  在祖祖輩輩生活在渭北旱塬農民的口中,時常頌念著一句民謠:“旱塬小麥創奇跡,吃糧想著梁增基”“南方水稻有袁隆平、北方旱地小麥有梁增基”。

  梁增基,男,1933年出生,廣東高州人,我國著名旱區小麥育種專家,咸陽市長武縣農業技術推廣中心一名退休干部。


梁增基

  1961年,年僅27歲的梁增基從母校畢業。他背起行囊,帶著雄大抱負和滿腔熱情來到了偏遠貧窮的長武。幾間土坯瓦房、一張漆皮脫落的三斗桌、一條三條腿板凳和一個沒有席片的土炕;面黃肌瘦的小孩啃著堅硬如石的高粱面窩窩頭,單產不過百斤的小麥田地……他決然留了下來。

  五十多個春夏秋冬,兩萬個日日夜夜,他艱辛地跋涉在渭北旱塬的小麥育種道路上,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實現了一次又一次突破,取得了一個接一個的驚人業績。在旱地小麥育種的征途中,走出了一條由無到有、由低到高的創新之路。

  他自創條件,打破“無技術基礎”“無育種場地”兩個空白,突破和創新高強抗銹、抗旱高產、多抗優質、高產優質、用調節播期避開病毒病并提高抗凍性等五大難題,培育了國審的“秦麥四號”“長武134”“長旱58”,省審“7125”“702”“長武131”小麥品種,在陜甘旱區和河南部分區域推廣過億畝,增產逾25億公斤,增加經濟效益40億元以上。他培育的優質品種榮獲省部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三等獎1項、成果獎2項,所育品系作為科研“種質資源”,陜、甘、魯、京6個育種單位用作親本育成21個品種。

  53年,一個廣東的南方小伙,安家渭北長武,傾情一生,奉獻一生。半個多世紀的磨礪,黃土高原的日曬風霜,讓他面容黝黑,皺紋縱橫,卷起的衣袖、挽起的褲腿,早已無異一個普通的陜西莊稼老漢。

  曾經,82歲的老母病故正值夏收之際,梁增基給家兄復電委托辦喪,電報發出,他長跪在黃土地上,熱淚長流以祭奠;曾經一年暑天, 3個晝夜沒有合眼的梁增基一個人頂著毒辣的太陽在田間察看4個多小時,昏倒在田埂被老鄉發現用架子車送到醫院;還有一年春節,當大家都沉浸在節日歡樂之際,他卻一人跑了14個村鎮,埋頭撰寫了《小麥苗情分析及當前管理意見》……同行專家贊譽說:梁增基一生最大的貢獻是把小麥銹病擋在了西北,在推廣區阻斷了小麥銹病南北傳播的橋梁。

  半個世紀,梁增基功成名就,聲名遠揚,但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追名逐利,依然住在50多平米的廉租房、騎著半新的自行車下鄉。2011年,咸陽市授予梁增基“特別貢獻人才獎”,所得的5萬元獎金,他全部捐贈給了貧困學生。“索取是為自己,再多也沒有意義;奉獻是為社會,這才是人生的真正價值。”梁增基說。

  2010年,梁增基榮獲中國發明家協會授予的第五屆“發明創業獎”特等獎及“當代發明家”榮譽稱號。

  

  在小麥育種界的后來者中,趙洪璋教授的碩士、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河南農科學院小麥研究所所長、中國作物學會常務理事,農業部小麥遺傳育種崗位科學家許為鋼,就是學校培養出的一位聲名遐邇的小麥育種科學家。

  他的重大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優質強筋早熟多抗高產廣適性小麥新品種“鄭麥9023”的研究發端,即始于1990年在立博app就讀碩士期間,這亦成為后來“鄭麥9023”中的“90”編號的來源。

  許為鋼1982年大學畢業后,考取了立博app作物遺傳育種專業碩士生,師從趙洪璋院士。1985年,研究生畢業后,許為鋼留校開始從事小麥育種研究工作,在小麥研究室給趙洪璋老師當助手。春夏秋冬14載,許為鋼在楊凌走過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業積累期。1996年,帶著還未成形的優質小麥新品種材料,許為鋼來到河南省農科院小麥所繼續從事小麥育種工作,但他和母校的情緣并未中斷。

  “鄭麥9023”品種選育過程艱辛而漫長。為解決抗赤霉病這一世界難題,在立博app寧毓華教授的幫助下,許為鋼從建立病圃、繁殖菌種、探索接種方法,到形成大規模的后代接種選擇程序,進行了6個小麥生長周期的接種試驗。最終,他成功主持育成“鄭麥9023”“鄭麥9405”“鄭麥7698”“鄭麥0856”“鄭麥0943”等一批優質強筋小麥品種。

  其中,優質強筋小麥品種“鄭麥9023”是我國優質強筋小麥品種遺傳改良和生產應用的標志性品種。在河南、湖北、江蘇、安徽和陜西等地大面積種植,年最大種植面積曾達到2980萬畝,該品種目前生產應用已長達15年,2003-2008年連續6年種植面積居我國小麥品種第一位,累計種植面積2.5億畝,目前年種植面積仍超過1000萬畝,已連續12年被我國農業部列為我國小麥生產的主導品種,并實現我國食用小麥出口零的突破。2004年,徐為鋼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還獲得“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稱號、何梁何利基金“科學技術進步獎”。

   又是一個奮斗的十年。2011年,許為鋼育成了優質強筋抗病高產新品種“鄭麥7698”,該品種的品質特性經農業部小麥品質鑒評會鑒定為優質面條和優質面包雙料強筋優質小麥品種,2012年通過國家品種審定,其示范推廣被科技部列為“國家農業科技成果轉化資金重大項目”,被農業部連續兩年推薦為我國小麥生產的主導品種。

   兩個“十年磨一劍”的品種,“鄭麥9023”首次實現了我國優質小麥品種種植面積位居我國小麥品種第一位的歷史性跨越;“鄭麥7698”則解決了優質強筋品種優質特性與超高產特性的良好結合。

   談起母校恩師,許為鋼說:“第一次見趙老師,他撕了一張紙,拿著一根紅藍鉛筆,寫了三句話:‘大學者,入門也;作為學生要掌握獲取知識的方法,這個是金鑰匙;不能好逸惡勞,既要有人品修養,也要勤奮工作。’現在,我招收碩士、博士時,第一次見面,我也把趙老師的這三句話送給他們,希望以此作為他們的人生準則。”

  博士生導師、杰出校友李立會研究員,現為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品種資源研究所麥類研究室主任、農業部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科學專家并入選農業部“神農計劃”、中國農科院首批跨世紀學科帶頭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主要從事小麥基因資源分子檢測,小麥優異基因發掘、聚合與外源基因轉移,以及小麥族植物的遺傳多樣性與系統發育等方面的研究工作。他先后主持國家重點科技攻關計劃、“973”“863”“948”、國家自然基金等科研項目20余項。同時,受有關部門領導的委托,參與國家重大項目的前期立項工作。

  作為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他組織有關力量,開展了對小麥等主要農作物骨干親本遺傳構成與利用效應的基礎研究,在國際上率先突破了小麥與冰草屬間的遠緣雜交,規模化創制出小麥-冰草新種質,并培育出小麥新品種。

  小麥,世界上第一大糧食作物;冰草,屬現代小麥族植物分類學中的冰草屬,是小麥野生近緣植物,在我國主要分布在內蒙、甘肅、陜西等地,具有很強的抗旱、抗寒、抗鹽能力。李立會所做的工作就是利用生物技術向小麥導入冰草優質基因,即“小麥—冰草異源新種質的創造及其利用研究”課題。對此,中國科學院院士莊巧生研究員和中國工程院院士范云六、董玉琛研究員給予如下評價:“在國內植物遠緣雜交研究中居領先水平,在國際同類研究中達到先進水平,在小麥—冰草屬間雜交這個領域中處國際領先地位。

   早在1981年夏,李立會高中畢業,學業一向優異的他一心想跳出農門,可偏偏高考時第一志愿落空,被調配到西北農業大學農學系農學專業。大學前兩年,盡管成績依舊保持優秀,但他并沒有一個明確的人生目標。改變是從大三那年的一場講座開始的。當時,他聽了母校趙洪璋教授的一場講座,盡管趙老師的的語言平實而樸素,但對于二十幾歲、正在尋找人生目標、迫切需要榜樣力量和智慧引領的李立會而言,老一輩的治學態度、研究經歷及種種成就,足以激起他心中的層層漣漪。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所學專業的重要,第一次為學“農”而興奮,第一次決心要向身邊的大師學習,為國家的農業發展,為廣大百姓的富足安樂而貢獻力量。之后,他更加刻苦學習專業課,到1985年畢業的時候,成績優異的李立會被母校推薦到中國農業科學院工作,從此,他踏上了一生為農的奮斗之路。

   數十年的孜孜求索,他迎來了人生的收獲之秋。作為主要完成人,李立會先后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三等獎各1項,農業部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云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博士學位論文獲教育部和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授予的首屆全國優秀博士學位論文;入選“神農計劃”,先后獲農業部“十佳青年”、全國優秀農業科技工作者、“九五”國家重點攻關先進個人、“十一五”國家科技計劃執行突出貢獻獎、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種質資源學科一級崗位杰出人才,并入選“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

  李立會,中國小麥界一位響當當的人物。不懈的努力,他成就了自己豐饒的人生,也給母校帶來了無限榮光。


1988年,趙洪璋(中)與嚴威凱(右一)在蒲城郭村觀察小麥育種試驗田

  還有一位優秀校友——加拿大農業部渥太華研發中心研究員嚴威凱。

   嚴威凱,山西洪洞人。1982年初山西農大畢業,進入西北農大攻讀研究生,師從趙洪璋教授。1985年獲碩士學位后在西農小麥研究室工作,1993年赴康奈爾大學合作研究。2006年后獲聘加拿大農業部渥太華研發中心研究員,主持加拿大東部燕麥育種。他所選出的品種目前已是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主栽品種,也是加拿大東部有史以來產量最高的品種。

  “1982至1993年,我有幸在他的指導下在西農學習和工作了近12年。”在12年的時光記憶里,嚴威凱記不清有多少次跟趙洪璋老師及小麥研究室其他老師和同事,在小麥育種圃里徘徊,在下鄉的路上顛簸,在農民的土炕上過夜。“下班回家時,常常是我推著自行車,趙老師左手扶車把,右手拎著那個簡易的公文包,邊走邊談。很多次,回家之前他先來到我的宿舍,坐在我的單人床床邊,背靠我的鋪蓋卷,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這一個畫面在嚴威凱的腦中彌久猶新。

  12年里,很多東西讓學子永志難忘。“感受最深的是他的學術思想,實干精神和高尚情操。”在親本選配方面老師的“少而精”、在后代選擇方面老師的“先看后稱”、在學術上的“特立獨行”、在做人上“我可以不說話,但我不能說假話”。這些學術和精神的傳承成為已走出國門的國際科學家嚴威凱永遠的中國基因和西農符號。

  “他的學術思想和實干精神至今仍然在指導和影響著我的工作和生活。”嚴威凱深情無限。

  相守有時,奮斗無期。從威儀鳳崗走出的莘莘學子,帶著這片土地賦予的無尚榮光,創造著屬于自己、屬于國家的輝煌……

編輯:王學鋒

終審:閆祖書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