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焦點

【西農奮斗者】(20)“一麥相承”為蒼生(5)

三秦楷模王輝

  北校區的試驗麥田里,經常出現一個頭發花白、身材高大、面孔黝黑的老人,他就是堅守麥田四十余年的“三秦楷模”王輝教授。

  作為一名科研人員,他以田間地頭為家,一待就是一整天;作為一名育種專家,他選擇了小麥育種,一干就是一輩子。他把五十余載的光陰奉獻給黃土高原,用腳步丈量著三秦大地,把收獲的喜悅帶到黃土地上的千家萬戶。自青春至古稀,不斷破解小麥的“生長密碼”,將自己的畢生與“三農”緊緊連結在了一起。

  1943年10月,王輝出生于陜西楊凌一戶農民家庭,青年時期親身經歷了三年自然災害,飽嘗過拿樹葉樹皮充饑的饑餓滋味。他樹立了一個單純美好的愿望——學農業科技,不再讓鄉親們餓肚皮!這個愿望影響并支撐了他一生。

  在高中畢業填報大學志愿時,王輝毫不猶豫地在第一志愿中填上了西北農學院農學系。1968年,畢業后先去部隊鍛煉,后來分配到眉縣良種場。1973年回校,被分配在趙洪璋院士手下作助手。在我國一代小麥育種大師趙洪璋教授的指導下,他的事業迅速起步。

  上世紀八十年代王輝獨自開展小麥育種工作時,條件非常差,沒地、沒錢、沒設備,靠的就是一雙手,憑的就是一腔熱血。試驗用品大多是王輝從自己的工資里摳出點錢來購買,工具通常就從家里順手牽羊,或從親戚那兒借。人手不夠,常常是妻子、孩子、親戚齊上陣。王輝說:“試驗場如‘戰場’,人在,陣地就不能丟!”

  早出晚歸成了王輝的工作常態。全套農活樣樣干,不管風吹日曬,不管天氣好壞,都要下地進行小麥時令性狀記載和階段性狀選擇。在小麥收獲期,為了搶時間,常晚上借助月光和手電收獲、拉運小麥,中午基本不回家,午飯由家人送到地里,有時出門時就自備干糧,就地午餐。

  晾曬麥種是很麻煩的一道工序:數千份育種材料、數百個新選系,不敢混雜,否則,多年的心血就白費了。每年在這個高溫時節,王輝常拿個涼草席,睡在曬麥場上,親自守護著麥種。

  但他卻忽略了自己的親人。王輝的老家離學校僅兩三公里路,但他很少去照顧。年過八旬的老父親想念兒子時,拄個拐杖,顫巍著到學校來看他。共同生活了40多年的老伴,給王輝打了一輩子的下手。四個女兒說父親:“小麥你管的那么精心,對我們卻沒有。”

  王輝曾經有多次調去沿海高校工作的機會,但他都放棄了。他認為,科學研究有連續性,挪窩要另起爐灶,個人的得失怎能與事業相比?這一輩子,王輝就守在了楊凌,除教學工作外,只干了小麥育種這一件事。

  1991年,王輝的第一個小麥品種“西農84G6”育成,接著,他又先后主持育成了“西農1376”“西農2611”“西農2208”“西農979”“西農9718”等11個小麥新品種,顯著提升了陜西省和黃淮麥區小麥生產水平。

  特別是歷時18年選育成功的“西農979”,實現了優質高產、半冬早熟、多抗廣適的良好結合,農業部連續6年推薦為黃淮海麥區主導小麥品種。2005年,“西農979”通過國家品種審定,累計種植面積近億畝,是繼“小偃6號”之后重振陜西小麥育種科研優勢的品種,為此,王輝教授獲得陜西省科學技術最高成就獎。

  據統計,王輝教授主持育成的11個小麥品種累計推廣面積1.5億多畝,累計社會增效近百億元,為促進小麥生產持續發展和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貢獻。王輝也先后獲得陜西省優秀共產黨員、亞農杯農業貢獻獎、陜西省年度經濟人物、感動陜西人物、中國敬業奉獻好人、時代先鋒、8項省部級以上科學技術獎等殊榮與獎勵。

  2013年10月王輝教授退休了,按常理,退休后應在家頤養天年,但對搞了一輩子小麥育種的王輝而言,小麥育種早已融入了他的生命,他與小麥育種工作已難分難舍。

  2014年4月,由于開春忙碌,王輝病倒住院。其間,他出現了吐血的情況,“血色素低到50多,而正常人是100多,醫院兩次下發病危通知。”守護在病床前的女兒勸父親別再為小麥的事操心了:“咱休息吧!”王輝卻笑著說:“沒事,我還不能休息,育種工作還沒結束呢。”

  他說,育種事業是一個不斷創新、永無止境的事業。自己的成績是團隊共同努力的結果,他要把多年積累的育種經驗傳給年輕人,將他的育種技術傳承下去,讓育種事業再創輝煌。現在,雖然已步入75歲的古稀年華,但王輝教授還在繼續工作著。

  “為了無愧于‘中國好人’‘時代先鋒’的榮譽,只要身體允許,我要將育種事業之路一直走下去!” 王輝教授認真地說。

編輯:王學鋒

終審:徐海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