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焦點

【西農奮斗者】(17)“一麥相承”為蒼生(2)

“中國小麥遠緣雜交之父”李振聲

  繼趙先生之后,小麥育種大師當推在楊陵生活和工作了31年的中國小麥遠緣雜交育種奠基人,被譽為“中國小麥遠緣雜交之父” 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李振聲研究員。

  1951年,李振聲畢業于山東農學院農學系,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北京遺傳選種實驗館工作。1956年,在國家支援大西北的召喚下,李振聲來到了大西北遠離都市的偏僻小鎮——陜西楊陵,在中國科學院西北農業生物研究所(即后來的中科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和陜西省中科院西北植物研究所的前身)工作。從此,他開始了在大西北長達31年的小麥遺傳育種研究生涯。

  北京—楊凌,從繁華到荒蕪,李振聲說,那個時候,幾乎所有的青年人都是這樣。哪里艱苦哪里去,哪里需要哪安家。

  到陜當年,我國農業經歷了歷史上最嚴重的小麥條銹病大流行,這種被稱為“小麥癌癥”的流行性病害,發生區域廣、流行頻率高、危害損失重,對小麥產量影響巨大,甚至導致絕收。時年25歲的李振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默默下定決心,要為農民培育出優良抗病的小麥品種。通過多年對牧草的研究,李振聲發現長穗偃麥草等具有非常好的抗病性,于是,他產生了通過牧草與小麥雜交,把草的抗病基因轉移給小麥的想法。

  草和小麥雜交,就好比是為牧草和小麥進行特殊的“婚配”,其目的是讓小麥的后代獲得牧草的抗病基因。他的大膽想法得到了領導和專家的支持。為解決小麥條銹病這一世界性難題,李振聲另辟蹊徑,開始對遠緣雜交進行深入研究和探索。

  從青絲到白頭,這一干就是20年。在無數次的試驗、失敗后,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他帶領課題組克服了小麥遠緣雜交不親和、雜種后代不育、瘋狂分離等困難,成功育成小偃麥八倍體、異附加系、異代換系、易位系和“小偃”4號、5號、6號、54號、81號等小偃系列小麥新品種并迅速推廣,其中僅“小偃6號”就累計推廣1.5億畝,增產糧食40億公斤。小偃系統衍生良種70多個,累計推廣面積大約在3億畝以上,增產小麥超過了75億公斤。

  由于小偃系列抗病性強、產量高、品質好,在黃淮流域冬麥區廣泛種植, 一時間,“要吃面,種小偃”的民謠廣為流傳。

  20年的頑強拼搏,不但使李振聲在小麥育種實踐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而且同時在小麥育種理論和方法方面取得了令世界震驚的突破。

  通過多年的育種試驗,李振聲發現雜交不親和、雜種不育和后代“瘋狂分離”是開展遠緣雜交的三道難關。經過認真分析,他決定開始染色體工程育種研究,在世界上首創了一套全新的育種方法——小麥缺體回交法,大大地縮短了雜交育種時間。李振聲的這一成果,引起了世界遺傳學界的高度重視。

  1986年,美國著名遺傳學家西爾斯實驗室。在這里受邀工作了兩個月的李振聲用自己的技術折服了所有實驗室人員。“你的工作恐怕要讓我失業了!因為你只需看種子顏色就知道染色體數目,我還壓什么片子啊。”同事無奈又欽佩地說。

  1986年,西安“首屆國際植物染色體工程學術研討會”。李振聲作為地方組織委員會主席站在了世界同行面前,15個國家的專家學者對他的科研成果給予了極高評價:“如果說西爾斯五十年代開創了染色體基因定位的可能性,那么李先生則在八十年代開創了染色體工程(缺體)育種的可能性。”

  1987年,李振聲調回北京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但他的小麥基因研究仍未中斷。同時,他給學校培養了一批遠緣雜交小麥研究事業的后來者如陳漱陽、薛文江、李璋、陳新宏等人,令“小偃”育種隊伍得以發揚光大、賡續不斷。

  20世紀末,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糧食生產普遍存在著一種“擔憂”,認為中國人口多,自產糧食不夠吃,給世界其他國家增加了負擔。1994年,美國世界觀察研究所所長萊斯特•布朗的《誰來養活中國?》一書,在世界引起巨大反響。

  2005年4月,亞洲博鰲論壇。李振聲站在論壇主席臺,他整理了1990到2004年間農業的變化,通過大量的數據鄭重駁斥了萊斯特•布朗的觀點,莊嚴在論壇上向世界宣布:“我們認為應該將這些真實情況告訴世界,中國人能養活自己。現在如此,將來我們憑著中國正確的政策和科技、經濟的發展,也必然能夠自己養活自己!”回應他的,是頃刻響起的雷鳴般掌聲。這一年年底,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正式宣布停止對華糧食援助的限制,至此,國際對中國糧食生產的擔憂解除。

  2007年2月27日,北京人民大會堂。熱烈的掌聲中,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向獲得2006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我國著名小麥遺傳育種學家李振聲頒發了獎勵證書,并同他親切握手。黨和人民把最高的榮譽給了她受之無愧的功臣。

  似水流年話情緣。“在小麥育種方面,趙洪璋院士是我的老師。我在選育‘小偃’系列品種時,就借鑒趙老師的育種方法,從組合中選出了‘小偃6號’和‘小偃5號’兩個品種。文革期間正是五湖四海鬧革命最厲害的時候,晚上我到趙院士家中聊天,探討小麥育種研究的問題,一聊就到后半夜。他不放心我一個人回家,一定讓兒子把我送到五臺山下才放心。” 2018年,87歲的李振聲院士回憶趙洪璋院士時言辭懇切。

  “我雖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但每當回憶起當時他指導我們進行小麥育種工作的情景,仍記憶猶新!”

編輯:王學鋒

終審:徐海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