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焦點

【西農奮斗者】(16)“一麥相承”為蒼生(1)

  黃土高原,黃沙漫漫;秦嶺內外,阡陌縱橫。站在農神后稷開創古農耕文明的古邰城楊凌,置身于先人教民稼穡過的這片土地,歷史的畫卷,不經意間就在眼前鋪開。

  小麥是世界上總產量第二的糧食作物,世界上約40%的人口以小麥為主要食糧。我國是世界最大的小麥生產國和消費國,其生產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具有特殊的重要意義。

  2014年5月的中原,滿眼新綠,生機勃勃。當過7年農民的習近平,站在河南開封尉氏縣田間,高興地說:“看到小麥長勢這么好,我和村里人一樣感到很欣慰。用咱老鄉的話說,今年的饃能吃上了。”話語中透露出的情感、理念和思想,飽含了國家領導人對糧食、對農民、對農業的重視和深情。 

  從楊凌標志性雕塑——懷抱麥穗的古農神后稷,到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北校區麥穗環繞中的小麥育種專家趙洪璋院士雕像,在物轉星移、滄海桑田的歲月變遷中,后稷的傳人們如何譜寫出了承遠古農神后稷之志、行當代小麥育種富民強國之為的“西農故事”?

  從長城內外數不盡的西農小麥試驗示范田,再到“一帶一路”上一批春筍破土的小麥示范基地,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中,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如何唱響小麥育種新的時代進行曲?

“一個小麥品種挽救了大半個新中國”的“趙勞模”

  20世紀三十年代,在強虜環視、日寇入侵、民族危亡之際,國民黨一批有識之士發出了“開發西北”“興農興學”的強烈呼吁。1934年4月20日,西北第一所高等農業學府——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奠基建校,我國西北現代農業教育和科技事業由此開篇。“民為國本,食為民天”“樹德務滋,樹基務堅”奠基碑上的這些文字,輝映著創辦者的理念和期望,積淀為學校成長發展的重要思想基礎。

  國難當頭,一批又一批愛國知識分子從全國乃至世界各地,胸懷滿腔熱情和科學救國宏愿,云集楊凌小鎮,來到這塊后稷教民稼穡的黃土地,開始了艱難的開拓與跋涉。

  當時的學校人才濟濟,群星燦爛。據記載,20世紀四十年代在學校工作過的247名教授、副教授中,92人是海外歸國學者,尤以美、英、法、德、日5國的歸國留學生最多,名列當時全國農業高等院校之首。

  沈學年,1935年留美回國后在西北農林專科學校工作十余年,歷任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和院農場主任。作為學校首批學貫中西的大師之一,沈學年教授與學校其他先賢學儒一起,放棄優越的城市生活,傾盡所能,躬耕農土,俯身園丁,忍受戰亂的困頓和動蕩,克服辦學經費拮據的種種困難,為我國農業及農業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卓越貢獻。

  這位小麥育種的前輩,通過廣泛搜集小麥種質資源,成功從潘氏世界小麥和當地小麥中系選出“碧玉麥”和“螞蚱麥”,并在關中地區大面積推廣種植。“碧玉麥”抗銹能力強,莖稈堅韌,色碧綠,上有白色蠟質,籽粒大而透明如玉,因此而得名。“螞蚱麥”選自當地農家品種,適應性強,產量高。后來由趙洪璋教授主持育成的“碧螞1號”小麥良種,就由這兩個品種雜交選育出來。


趙洪璋與農民合影

  趙洪璋,1918年出生于河南省淇縣吳家寨村一個農民家庭。18歲高中畢業報考大學時曾被三所高等學校同時錄取,抱著“以農興國”的宏愿,他執意選擇了當時的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農藝系,成為該系首屆學生。1942年初,趙洪璋調回母校,從此,與小麥育種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時的中國,戰亂頻仍,時局動蕩,然趙洪璋一心撲在小麥育種工作上。1942年,趙洪璋根據研究掌握的多類小麥品種特性,利用當地品種“螞蚱麥”“涇陽60”等與沈學年先后的“碧玉麥”、意大利品種“中農28”進行雜交,培育新的小麥品種。6年后,終于選育出“碧螞”1—6號等6個品系和抗吸漿蟲優良品系“6028”,其綜合性狀均明顯超過了當時生產上廣泛使用的品種,在學校附近農村試種,長勢喜人,產量出眾,農民爭相觀看、索種。他急于將種子盡快擴大繁殖,但卻沒有得到當時國民政府的支持。

  1949年5月,西北農學院解放了,軍代表康迪進校第三天即登門拜訪趙洪璋,和他共同制定了新品種示范繁殖計劃。在國家的高度重視和領導下,一個有組織的試驗、示范、繁殖、推廣工作迅速在關中和黃淮麥區鋪開。到1959年,趙洪璋培育的“碧螞”l、4號及“6028”三個綜合性狀優良的品種年最大種植面積達1.1億畝,其中“碧螞l號”9000余萬畝,創我國一個品種年種植面積最高紀錄。

  這批品種給新生的共和國獻了一份厚禮,作為關中及黃淮麥區小麥品種首次大更換的主要品種,將當時的小麥產量水平推上一個新臺階。1978年,這批品種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和陜西省科學大會獎。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碧螞l號”發生倒伏并感染了條銹病,趙洪璋又開始尋找滿足育種目標的理想親本材料。1964年他選育出了“豐產”l、2、3號小麥新品種,抗病耐肥抗倒,穗大質優,一般增產l0—20%。其中“豐產3號”1976年種植面積達3000余萬畝,成為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在關中和黃淮麥區種植面積最大的品種,也成為本麥區小麥品種再次更換和小麥產量再上臺階的主力品種之一,為我國三年自然災害后農業生產的迅速恢復做出了貢獻。1978年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和陜西省科學大會獎。

  1970年,趙洪璋陸續選育出我國黃淮麥區第一批推廣種植的冬性矮稈品種“矮豐”1、2、3、4號。它們抗倒性特別突出,產量又上一個臺階。1980年,“矮豐3號”獲陜西省人民政府科技成果一等獎。上世紀八十年代后,針對陜西關中和黃淮麥區小麥病害種類增多的情況,趙洪璋又選育成功高抗赤霉病、綜合性狀優良的“西農85”等品種,大面積推廣,創我國北方麥區小麥抗赤霉病育種的成功先例。

  在為人民奉獻出一批又一批小麥優良品種的同時,趙洪璋教授還悉心鉆研、銳意探索,形成了別具一格的小麥育種技術體系,成為小麥育種工作的“秘笈寶典”。

  毛澤東、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接見他,毛澤東主席曾稱贊他:“一個小麥品種挽救了大半個新中國”,而老百姓則親切地稱他為“趙勞模”。

  以“碧碼1號”“豐產3號”“矮豐3號”為代表的三批上臺階品種,實現了我國黃淮麥區小麥品種的數次更新換代,被譽為黃淮麥區小麥品種的“三個里程碑”!趙洪璋教授因此榮獲全國勞動模范稱號,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時年37歲,是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中最年輕的一員。

  解放前,趙洪璋曾受“君子不黨”的舊意識影響而不聞政治,當親身體會到光明到來后的社會巨變后,毅然拋棄舊觀念,自覺改造舊的世界觀,于1956年申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94年2月7日,一場突發的病魔,無情地奪走了奮斗一生、成就一生的一代育種大師的生命。按照遺囑,他的骨灰灑入了黃河,回歸到養育了他又陪伴他一生的黃河和黃土地。

  斯人雖逝,但其精神,其風范,其育種理論與實踐之財富,卻一直伴著中國小麥育種事業不斷發展。在北校區噴泉廣場青松綠草間,人們塑立了趙洪璋一座花崗巖半身雕像,以紀念這位功勛卓著的農業科學家。

  “趙洪璋院士是學校土生土長的小麥育種專家,他一口河南話,經常挽著一個褲腿,不是在農作一站二站的地里,就是在加代室忙碌,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至今歷歷在目。”時隔24年后的2018年6月,在紀念趙洪璋院士誕辰100周年座談會上,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張寶文深情地說,“他把小麥當作自己生命的全部,把為人民做實事當成自己的畢生信仰,為解決農民溫飽、實現農業增產增收、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作出了卓著貢獻,他的豐功偉業將永垂青史。”

編輯:王學鋒

終審:閆祖書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