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焦點

【學黨史 踐初心】(4)盧宗凡:“想著為人民做點事,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立博app

“這片廣袤的土地已經被水流剝蝕得溝壑縱橫、支離破碎、四分五裂,像老年人的一張粗糙的臉……”《平凡的世界》中這樣描述陜北黃土高原。

對近些年來過延安的人來說,千溝萬壑、黃土漫天的印象已被徹底顛覆,曾經的荒山禿嶺變成了現在的片片青山。但也許人們并不清楚投身水土保持科學研究的科研人員為此付出了多少艱辛和努力。

今年86歲的盧宗凡研究員,就是這支科研隊伍中的一員。他長期致力于水土保持和農業科學研究,至今仍堅持開展黃土高原農業發展戰略研究和科技咨詢工作,孜孜不倦地踐行著一名老共產黨員的初心與堅守。

窯洞里的初心

1953年,18歲的盧宗凡考入西北農學院農學系。1957年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到水土保持研究所(現中科院水利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研究所)。

1974年,曾參加由竺可楨副院長任隊長的“黃河中游水土保持綜合考察”的盧宗凡來到陜北安塞茶坊基點。

茶坊位于黃土高原腹地的延安市安塞縣,是黃河泥沙的主要來源區和生態治理的核心區域之一,對于開展水土保持與生態建設科學研究和試驗示范具有典型代表性。由于廣種薄收、亂墾濫伐,致使水土流失十分嚴重,生態環境惡化,糧食產量極低,人民生活貧困。

火車轉汽車再轉拖拉機或徒步,輾轉4到6天才能從楊凌到基點。沒有水,就到后山去挑;沒有電,就點煤油燈;沒有電話,就到縣上去。五六個人同住在借用的窯洞中,翻身則需要統一行動。這是早年盧宗凡在基點的真實寫照。

雖然條件極其艱苦,但嚴重的水土流失和老區人民貧困的生活現狀,使盧宗凡產生了用所學知識為這一地區解決問題的強烈愿望。

和老區人民心連心

70年代,茶坊的平均畝產只有25公斤,村民們生活面臨困難。盧宗凡在和村民們一起勞動和生產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到要改善他們的生活,就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提高單產。

盧宗凡和二十余位科技人員一起,通過田間試驗,結合訪問調研后發現,影響單產的主要原因是,品種老化,播期不適宜,少深翻、少施肥或不深翻,留苗過稀,管理粗放。

為了提高單產,盧宗凡和同事們對“癥”開良方。積極引進小麥、玉米、谷子等新品種并調整播種期進行深翻,還適當密植并加強田間管理等,當地糧食產量不斷提升。

經過幾年的工作,盧宗凡進一步認識到,要想徹底改善老區人民的生產生活環境,就必須切實做好水土保持工作。而要做好這項工作就必須有大田試驗。因此,他們在茶坊進行了山地、川地試驗場的建設。

在這個過程當中,盧宗凡提出、發展并完善了水土保持耕作體系,即,川平地:壟溝種植;25-30°坡耕地:草灌帶狀間輪作;大于30°的坡耕地:草灌帶狀間作。

千方百計增加農民收入

1981年,為了解決農業生產和水土保持的問題,盧宗凡和同事們希望在紙坊溝找幾戶社員,進行專門的退耕還林草的“生態戶”試驗。

面對村民的不理解,盧宗凡挨家挨戶做工作,并承諾若是造成損失,他們來負責。

為了確保試驗順利進行,基點和5名社員訂立了合同。盧宗凡帶領科技人員為“生態戶”提供農業技術推廣。一年后,這5戶“生態戶”耕地面積由244畝減少到194.5畝,但糧食總產量卻由原來的21106斤增加到31636斤。

經過三年“生態戶”試驗,盧宗凡進一步擴大了試驗規模,從1985年起,他們以村代戶,建立“生態村”,逐步形成了紙坊溝生態治理與農業發展模式,使村民們看到植被、環境、氣候在退耕后產生的巨變,相信了退耕還林的好處。

盧宗凡和他領導的課題組經過20多年的研究和實踐,提出了“水土保持型生態農業”理論,創建了 “紙坊溝流域水土保持型生態農業實體樣板”,為革命老區人民脫貧致富開辟了新途徑。

經過長期治理,紙坊溝實現了森林覆蓋率60.4%的轉變,人均純收入從1973年的50元增長到2018年的7000元,生態與經濟的“體格”和“體質”越來越好。

“這些年您遇到過不少的挫折,有沒有想過放棄?”面對提問,盧宗凡說:“人這一生最不能說得就是放棄,放棄何其容易。只有堅持,方得始終。所有能解決的困難都不叫困難,所有能吃得下的苦都不叫苦。想著為人民做點事,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盧宗凡 _副本.jpg

盧宗凡,陜西西安人, 1935年3月出生,1957年畢業于西北農學院農學系,同年分配到中國科學院水土保持研究所,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中國科學院安塞水土保持綜合試驗站首任站長,1984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6年退休。先后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排名第二)、二等獎(排名第一)、三等獎(排名第一),第四屆“全國十大扶貧狀元”,全國先進工作者,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等。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編輯:王學鋒

終審:徐海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