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圖說

【西農往事】(12)80年滄桑歲月 難忘安吳堡

立博app

1938年5月初,我第一次跨進安吳堡,至今已整整83年,在這漫長的歲月里,我始終沒有忘記安吳青訓班,因為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里程碑。

斗口試驗站_副本.jpg
青訓班曾于1937年10月在陜西涇陽縣斗口鎮于右任先生的農場舉辦  支勇平/圖

安吳青訓班是抗日戰爭時期由西北青年救國聯合會主辦,為培養抗戰救國青年干部的組織,于1937年10月在陜西涇陽縣斗口鎮于右任先生的農場舉辦,后遷至云陽鎮,1938年初遷至涇陽縣安吳堡,先后培養青年干部萬余人,為抗日戰爭和黨的建設培養干部做出重大貢獻。

1937年盧溝橋事變發生后,全國抗日怒潮洶涌澎湃,校內外充滿了抗日救亡的歌聲。我最喜歡的是《五月的鮮花》。歌詞大意是“五月的鮮花開遍了原野,鮮花遮蓋著志士的鮮血。為了挽救這垂危的民族,他們正頑強地抗戰不歇……再也忍不住這滿腔的憤怒,我們期待著這一聲怒吼……”那時我15歲,正在三原中學讀二年級,但此時學校已不能維持正常的學習生活,看到有些去了安吳青訓班,我也約了兩位同學一起去。我想如有可能,通過青訓班可去延安上魯迅藝術學院,因為我自小喜歡音樂、唱歌和繪畫,上中學后又喜歡上了木刻。

安吳堡距離三原縣只有十多里路,一個半鐘頭就走到了。到青訓班后,我們先看了看,吃了一頓免費午餐后,我就報了名。我參加的是安吳青訓班的第七期。從五月初開始,為期兩個月。青訓班的主任是馮文彬和胡喬木。青訓班學員有老有少,大部分是學生,有中學生、大學生甚至留學生,有工人、農民,還有少數文盲或半文盲。衣著簡單,不少人穿草鞋,話語南腔北調。

與學習相比,青訓班的學習與生活條件比較艱苦。聽大課經常在一個柏樹林里,稀疏的枝葉遮擋不住夏日的炎陽。住的地方都是通鋪,起初五六個人擠在一個炕,后來搬到一個大廳,還是睡通鋪,但相對寬松。晚上還要輪流站崗。吃的也比較簡單,但可以吃飽。六七個人就地圍成一個圓圈,中間是米飯或饅頭,以及一個用洋鐵皮做成的菜盆,多是白菜、豆腐、豆芽等。

青訓班的學習內容除了基本政治常識,主要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理論和政策”“抗日軍事問題(游擊戰術)”“抗日群眾工作”等。在青訓班的兩個月,我不僅學習到抗日戰爭理論和政策,對共產黨也有了進一步認識。有一天,連政治指導員讓我到他的房間,簡單談了幾句話以后巧妙地問我:“如果有人介紹你參加共產黨,你愿意嗎?”我毫不遲疑地回答:“我愿意”。過了不久,他通知我去一個地方,我與一位山西同蒲鐵路工人并立在黨旗和馬克思像前,莊嚴地宣誓參加中國共產黨。

幾天后,我被通知晚上去一個地方聽黨課。房子里沒有點燈,黑乎乎的。進門后脫掉了鞋子,然后找個地方蹲下。聽講的人看不清楚,估計有十多位。講課人在樓梯上口,旁邊點著一盞油燈,微弱的燈光看不到樓下的人。    

訓練班結束前,給學員發了畢業證書。被稱為“史上最激情畢業證”上印有這樣幾句簡單而又充滿革命激情和勝利信心的豪語:

“聚在這兒我們上了生命的第一課;

再會吧我們到戰場上去上第二課!

我們將親見祖國在血里得到自由,

我們將在燦爛的樂園里上第三課。”

青訓班結束時,連政治指導員和我談話,決定讓我仍回三原中學繼續學習,參加地下黨工作。他告訴我用“洛文”這個名字和地下黨聯系。

回到學校后我一直牢記著“洛文”這個名字,并著急等待地下黨和我聯系。有一天,一位名叫袁杰的高年級同學(后改名王玉,曾任外交部國外某使館參贊),問我:洛文你認識嗎?我喜出望外回答了他,從此開始了我十八年的地下黨生活。

1939年春,有消息說安吳青訓班正在開一個大會,還有晚會。我約了地下黨小組長高文衡同志一同去。可是我們去晚了,后來我們去青訓班圖書銷售點,買了《共產黨宣言》和《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個政策》兩本書,還得到一份印有“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小手卷。《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個政策》我包了書皮,小心地保存了70年,離休時把它和其他圖書一并贈給了學校圖書館。

1939年以后的70多年里,我一直想念著安吳堡這個給予我政治生命的地方。無數次的遐想、夢境都無法滿足我對安吳的向往,我決意在有生之年第三次再去安吳堡。

QQ圖片20210406143056_副本.jpg

2016年,我終于實現了這個愿望。夏初,我帶領著兩個同是共產黨員兒子,一同前往安吳堡。除了想看看安吳青訓班舊址,也想讓他們接受一次黨史教育。

從楊凌出發,兩個多小時就到了安吳堡。回想當年從三原縣到安吳堡,十多里路步行差不多要花一個半小時。到了安吳堡,已沒有了舊時的模樣。找到青訓班展覽館大門,因為是星期一,所以閉館。多方打聽找到了管理員,說明情況,管理員打開大門,房舍雖顯老舊,卻打掃得很干凈,有些房間還掛著教務處、會議室、辦公室等牌子,室內的掛圖、板面、資料和少數實物可了解當年青訓班概貌。

在一個不大的教室兼會議室里,我在一張桌邊靜坐了一會,回憶當年的青訓班生活,一幕一幕情景涌上心頭。臨走時,管理員介紹我購買了兩本史料《安吳青訓班文獻集(上、下冊)》,翻看了一下,高興地發現在下冊第六章《安吳堡青訓班精英譜》(學員名單)中有我的名字。

我一邊看一邊向兒子介紹青訓班的歷史,還拍了幾張照片。

80年滄桑歲月,難忘安吳堡。

(熊運章,1923年出生,1938年加入共產黨,1950年西北農學院農田水利部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曾任西北農學院水利系教授、系主任、西北農學院副院長。該文為作者2018年5月5日所作)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編輯:王學鋒

終審:徐海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页登陆